专业诚信,竭诚为您服务!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运输毒品罪

分享到:0

    

当骆小林回到家时,院子里响起了鞭炮声,亲朋好友早已在他家等候,妻子摆设酒席为他接风洗尘。

骆小林从看守所出来

骆小林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

天府早报5月28日报道2009年5月4日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骆小林运输毒品一案作出刑事裁定:一审判决认定的骆小林运输毒品甲基丙胺5589克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撤销刑事判决,发回重审。2010年5月24日,被关押738天的骆小林在释放通知书上签字,走出看守所。

两年间从死囚到开释,从看守所出来后,昨日,骆小林终于坐在新都的家中。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,重新与家人团聚,骆小林不愿再提起过去,“希望安安静静地回家,继续从前的日子,即使最后被判无罪也不打算提出国家赔偿。”

获释

“毕竟可以回家了”

在电话里,听说是成都的媒体,骆小林的妻子薛女士忙说:“感谢家乡人的关心。”当被问及骆小林现在的精神状况时,她叹了一口气,“还能怎么样呢。”顿了顿又补充道,“但是肯定比关在里面好得多,毕竟可以回家了。”

26日,骆小林被释放后,曾被记者问及有无考虑过要求国家赔偿,骆小林说:“要问了律师才知道要不要赔偿。”昨日,薛女士再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再三说:“如果最后判定是无罪,我们也不打算要求国家赔偿。”

当记者追问是否担心会惹来麻烦时,薛女士表示没有这些原因,只是淡淡地说:“既然没判他有罪,人也放出来了,这就好了,不再想其他了。”

对于骆小林的家人而言,经过2年的奔波,他们几乎耗尽所有的精力和财力,现在看到骆小林能够平安回家,已是最大的安慰。

伤痛

患癌父亲自杀离去

亲戚吴先生对骆家人不求国家赔偿的想法表示理解:“骆小林出事后,他的父亲在去年喝农药自杀了,他们一家人希望让平静的生活慢慢抚平这些伤痛。”

吴先生说,骆小林的父亲当时已是70多岁高龄,被查出肝癌晚期,他考虑到给儿子打官司要花钱,为了不拖累家人就自杀了。“他父亲留有遗书,大意是说打官司要钱,给他治病也要钱,不如把钱用在刀刃上,给儿子打官司用。”

正如吴先生所言,薛女士也一再表示,他们只想一家人以后平平静静地过日子。

当记者提出希望能和骆小林通话时,薛女士立即谢绝:“谢谢了,不用了,不用了,他很好……”当被问及他们何时回家时,薛女士含糊地说:“再等两天,我们现在还在昆明。”“这个情况是可以预见的。”骆小林的辩护律师李春光说,骆小林被释放后,他们为此召开了新闻发布会,在众多媒体已经到场且准备正式进行发布会时,骆小林一度犹豫,不想上台。最终在律师的反复劝说下,他才同意和媒体进行简短对话。

尽管薛女士一再表示“还在昆明”,但通过其它渠道,记者得知他们一家人已于昨日返回新都的家中。

回家

“他整个人都是瓜的”

昨日下午3时许,骆小林回到了成都,和妻子、孩子团聚,一家人抱头痛哭。

当骆小林回到家时,院子里响起了鞭炮声,亲朋好友早已在他家等候,妻子摆设酒席为他接风洗尘。“小林回来了,这娃儿太不容易了。”几个小时内整个社区的居民都知道“那个因运输毒品关进去两年的骆小林”被释放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上一页12 下一页

   

   

   2010-12-20 来源: 作者:

   

分享到:

  

 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bdshell_js").src = "http://bdimg.share.baidu.com/static/js/shell_v2.js?cdnversion=" + new Date().getHours();

   

   

  

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

  • 骆文龙
  • 手机:13661676199
  • 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邮箱:luowenlonglawyer@163.com
  • 地址:上海市静安区恒丰路299号五楼